生死,是宗教探究的人生終極大問,天主教樞機主教單國璽與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以己身為世人說法。在世俗看來,他們皆是病人,但宗教修為與慈悲讓他們洞悉生死,超越生死,更歡喜看生死。

在兩位宗教大師對談中,罹癌的單國璽幽默地說,他連告別式的講道都自己錄好音了,「到時放一放就行了」;患了腎病的聖嚴法師婉拒換腎,「我老了,浪費一個腎是不慈悲」,靠著願力安度每一次生死難關。

以下是兩人對談紀要。

問:您希望未來世人如何記得「你」?

聖嚴法師(以下簡稱聖):我從來沒有考慮這個問題。雖然有人抬舉我說,我會在歷史上留紀錄,但歷史上的人物,人能記得的,很少。

既然死了 管人家記不記得

還沒死之前,對人的評價是不會有定論的;但既死了,還管人家是不是記得、怎麼想我的嗎?

單國璽樞機(以下簡稱單):我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不希望別人記得我,我的生命只是為了宣揚天主的大愛。所以記不記得我,怎麼記得我,都無所謂;只要讓人從我的作為看見天主的大愛,我的生命就有了價值。

問:身為宗教大師,常有信者或不信者尋求解答。對各種問題,你們真的都有答案嗎?有沒有答不出來的時候?

聖:答不出的問題很多。我只是普通人,很多問題,以我的人生經驗,也不足以回答。就連釋迦牟尼佛也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比如人最初是從哪裡來的,宇宙是如何開始的。有些問題永遠追究不完,不可思、不可議。

有些問題 佛陀也沒有答案

對沒有答案的問題,我通常是反問提問題的人:「那你的看法呢?」奇怪的是,通常這樣就會得到答案了!

有時他自己老早有了答案,只是希望從我這兒得到他所滿意的答案罷了;或是,他一時還想不清楚自己想要的,當我反問、挑戰他的時候,他的思路也就清晰了。

也有些時候,人是明知沒有答案的問題,還要問!

比如,在大選前有人問我:「兩組總統候選人中,哪一組會當選呢?」我說,我怎麼知道呢?


天堂地獄 信仰不能當科學

單:我承認自己不是萬能的,無法永遠給人滿意的答案。

比如,許多人把信仰當成科學,非要個證據,證明天主存在、證明天堂和地獄存在。但在人有限的智慧裡問這些問題,很難得到解答,神不是物質,很難用肉眼看到證據。但是人有智慧,可以推理,可以相信。

問:二○○六年,單樞機知道自己罹癌,不免震驚。你曾說,是向天主禱告半小時而平靜下來。請問:你對天主說些什麼呢?

單:醫師說我得了肺腺癌,我很震驚,我不菸不酒,為什麼是我?但心裡有個聲音說:「為什麼又該是別人呢?」

【2008/04/28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那羅部落泰雅文苑

nal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毛毛蟲
  • 人們的生死是自己無法掌控的!!
    人生就是一部沒有煞車的死亡列車一樣 從生到死,不是嗎?
    而且人生是能掌控長度的,但可以長我寬度和深度,如何掌我就得靠我們自己囉~
  • 魚丸
  • 加油加油阿~
    要加油囉!!
  • 路人
  • To 毛毛蟲

    人生的長度是無法掌握的,但寬度和深度,卻是可以掌控的,雖然無法決定能活多久,至少可以決定,要如何為自己的生命樂章增添何種元素,編寫多少章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