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原客文化工作者 廖賢德老師 (比令•巴亞斯)

1980年後,尖石後山步道逐漸打通,交通已不是問題,碎石路面剛挖的山坡地逢雨即崩,不過也縮短了長途跋涉的距離。那羅一條與後山聯絡道路,一條原始風貌的步道,那羅部落旅人歇腳處,從此劃下了句點,「百里邊關一日返」。

往後的多年,部落田野工作頻頻進出那羅部落往後山,那羅部落還是無緣走進一戶人家,人文紀錄開始,經途中,路旁一座教堂十字架,最為印象深刻。

1999年,山藥健康營養,養生植物引進那羅部落。位於溪谷吊橋的一處台地,部落人〝哈勇〞墾有大片田地,種植山藥,那年的開始哈勇先生是我第一位記錄那羅人文的部落人,在記憶中,哈勇一年365天除了吃飯睡覺及除夕夜當天晚上手是乾淨外,全年黑手赤膊上身,墾種田園整修機器,努力成果為那羅部落種植山藥帶來一片商機,那羅溪畔(山藥林健康餐飲),接著(喜嵐田園) ,部落人摩拳擦掌為眼前的生機看好而準備。

2001年,年輕時在錦屏國小任教陳銘潘老師,記錄了當年在任教其中的部落景象。退休後對部落是一份深厚的感情,仍不忘年輕時進入偏遠山區部落學校任教,與部落人、學生相處的情形,一幕幕的景象文字連結出那羅文學構思,是在那羅溪畔成立那羅〝文學〞願景。邀集外地作家、藝文工作者,配合縣鄉公部門資源,隆重開啟那羅文學的大門。部落耆老吟唱古調、原民舞蹈跳舞,看到那羅教堂趙修女老師帶著小朋友入場表演原民舞,純稚的小臉蛋熱情歡迎文人雅士,掀起了那羅文學熱…。

喔~ 那些夢~不及豐收成果,2004年8月艾莉颱風重創尖石五峰山地鄉,清澈的溪水一時變成混混洪流,淹蓋了那羅文學屋,部落人多年的心血付之一炬。颱風後的幾天到尖石紀錄風災後景象,在那羅看見哈勇站在那台貨車上,手叼根菸望著一片泥漿沙流,餐廳全毀,幽默的說:早年立的那羅文學大石碑,現已沖到台灣海峽去了吧!看著他堅毅的表情,一臉的無奈!我心中自是一種悲泣湧上心頭,按下快門,那是他,我最後的一張影像,之後哈勇也進入夢之中。行經那羅,現還是一片荒蕪,土地存著,少了那雙勤快的手,那羅文學區何時!重回夢的時光。

創作者介紹

那羅部落泰雅文苑

nal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