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陳潔瑤導演 (電影:不一樣的月光)

在車上,阿更哼著歌曲,突然對前坐的我說:「每次唱這一首我都想到我爸爸。」
她提起,她父親每次工作完一邊喝著酒,一邊哼歌,唱著今天發生的事。
像是,我今天種了什麼,我給孩子買了什麼,但…父親的歌詞裡卻沒有哀怨過生活很苦。
阿更說,小時候她還以為爸媽去作農是很輕鬆快樂的事,
但跟妹妹去幫忙後才發現,烈日下的農務極辛苦。

其實,每次到部落,都是看到所謂「悲苦」的人事物,但我總是用輕鬆快樂的態度去面對我所遇到的。不管是失去雙腳,失智的老人,單親的孩子,犯憂鬱的族人等等,所有角色一次「呈現」….但這不是電影,這是「生活」

記憶又跳到禮拜日跟著去「凌空廊道」那天….摩度大哥在泰雅的戰場帶著外地客人做儀式,他敘述著歷史,與今非昔比的窘境。我望著對面山頭的陵線,據說還掛著日本人的頭顱。

「日本人,最怕北泰雅,永遠打不贏我們,但我們差點被滅族…因為打不過最後用毒氣逼死我們…等下要走的步道,是我們的古戰場,很多族人在這裡犧牲,所以我們在走之前。做個儀式,告訴我們的祖靈,我們來了。」摩杜說著。

看著這群來到部落的親子團體,他們專注地聽著摩度的解說,不單只是摩度是個會說故事的人,
他們應該真的是被這樣的民族,發生這樣的事情,聽得目瞪口呆…

我這個南澳泰雅,看著尖石泰雅敘述著自己的故事,我想著,其實我們是個很好相處的民族,
很樂天的民族,哪有那麼兇狠?但……………重點。不要踩到我們的「底限」,那是會出人命的。

泰雅最重要的是獵場,為了保護自己的獵場,我們可以不惜一切捍衛。
有人說,出草是種命運,我還在體會中。但,是底限問題。
「好勇擅戰」這個詞來形泰雅,我覺得沒那麼貼切。誰沒事,愛跟人打架?這不是人的本性,違背常理。「打架」一定是「有事」。我們已經失去「獵場」很久,也讓我們都快忘記什麼是泰雅人。
但我覺得不代表,我們要跟其他民族互相仇恨。

進入古道後,我走在一對父女的身後,爸爸牽著女兒的手,一邊要他小心走路,
一邊跟她分享剛剛的故事。她跟女兒解釋著,關於祖靈沒有得到安慰的事。我感受到愛…..
我慢慢覺得,「愛台灣原住民,其實就是愛台灣的表現。」
我不是拿這句話搞煽情,因為這是一個簡單明確的邏輯。
因為我們跟台灣這塊土地是不可分割的,因為土地是我們的「根」。
但…就是因為我們代表這塊土地,所以我們要更「自愛」。

我知道很多事很難,有時候生活真的很苦,我也還找不到答案,或可以做到什麼。
但多麼希望,我們的孩子可以懂得。
我知道,這邊的祖靈都在看,看我們的活動,看我們走進這個壯烈的古戰場。
很神的,我在不經意的瞬間,手機滑落時按下一張相片。鮮紅色的色塊,佔滿整個螢幕。
我雖然看不到你們,但我知道你們流了超多血,在這塊竹林裡。
我們雖然不能對話,但越接近老人,老人就會丟更多東西讓我們思考。

如果,真的,是真的想了解原住民,歡迎到部落來。
因為在我們的地盤,我們也只能說真話。
但我仍是主張和平,love eachother…因為大家都是人。
創作者介紹

那羅部落泰雅文苑

nal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聖保祿宗徒歸化
  • 宗22:3-16或9:1-22
    詠117你們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傳福音。
    谷16:15-18
    那時,耶穌對門徒們說:「你們往全世界去,向所有的人宣講福音。相信並受洗的人將會得救;拒絕相信的將被判罪。信的人必有這些神蹟相隨:因我的名驅逐邪魔,且能說新語言;手拿毒蛇,以及喝了致命的毒汁,也決不受傷害;為病人覆手,病人就會痊癒。」

    默想
    馬爾谷時代的團體經歷迫害,更顯出福音的威力和各種奇蹟。基督徒相信天主能做偉大的事,天主也俯聽了他們的懇禱,竟然使迫害者變成最熱切的基督徒,無信德的保祿變成信德的管理人和最出色的福傳者。團體受迫害時的信德和保祿皈衣的經驗,都告訴我們,若要做真正的福傳者,必須與復活的主相遇和有深刻體會,以致改變我們的心神和生活,能接受自己成為世人眼中的愚者和天主眼中的智者,並不斷發現復活主的美善,和祂我們每個人的旨意。
  • 聖樂修主教殉道 聖安嘉主教(865年)
  • 撒下15:13-14,30;16:5-13
    詠3上主,求祢起來拯救我。
    谷5:1-20
    那時,耶穌和門徒來到革辣撒人的地方。耶穌剛下船,立刻有一個被污靈附身的人迎面而來,他是從墳墓裡出來的(...)他日夜在墳場和山野之間徘徊,不停地吼叫,又用石頭自己。他從遠處看到耶穌,就跑過來俯伏在耶穌腳前,大聲喊道:「耶穌,,至高天主之子,祢要怎樣對付我?因天主的原故,我懇求祢不要折磨我!」(...)耶穌便問牠:「你叫什麼名字?」牠說:「我叫『軍團』!因為我們數目眾多。」(...)污靈就出來,進入那些豬裡。豬群便衝下山崖,投在海裡;約有二千隻豬,都在海裡淹死了。(...)
    耶穌上船的時候,那個曾附魔的人懇求祂,要同祂一起去。耶穌不允許,但對他說:「你回家,到你的鄉親那裡,給他們說說上主為你作了多大的事,祂怎樣憐憫了你。」於是這人走遍整個十城區,對每個人講述耶穌他作了多大的事,使所有的人都大為驚訝。

    默想
    一個「軍團」可以有幾千至一萬多的士兵。在耶穌時代,加里肋亞附近的敍利亞有四個羅馬軍團駐守,殘酷地消滅了加里肋亞人的一次反抗。公元70年羅馬毀滅了猶大國,殺死幾乎一百萬人。耶穌自己和那個世紀的人,都看到了羅馬士兵的殘酷。所以「軍體」是比喻那些人內心被暴力操控、沒有自由、行屍走肉又自相殘殺。
    很多人的生活像「軍團」,一直在傷害自己和別人。只有耶穌能帶給他們生命,能讓他們經驗復活,從墳墓中出來且開始新而美好的生活。
  • 常年期第四週
  • 德47:2-11
    詠18救我的天主當受讚美。
    谷6:14-29
    那時,耶穌名聲傳揚開去,連黑落德王也聽到祂的事(...)卻說:「被我斬首的若翰,從死裡復活了!」原來發生了這事:黑落德是為了他兄弟斐理伯的妻子黑落狄雅的緣故,逮捕了若翰,把他綁起來關進監獄。(...)若翰說話時,黑落德雖然深感不安,但仍樂意聽他。黑落德的生日那天(...)黑落狄雅的女兒進來獻舞,深得黑落德和在座賓客的歡心。國王便對這個女孩說:「你要什麼,我都賞給你。」(...)女孩立即回到國王跟前請求說:「我要你現在把洗者若翰的頭放在盤子裡給我!」
    黑落德王就十分為難,但在賓客面前已發了誓,不好拒絕,於是派了侍衛,下令把若翰的頭送來。侍衛就去監獄斬殺了若翰,將他的頭放在盤子上,端給女孩。女孩接過來,給了她的母親。若翰的門徒聽到這消息,就前去為他收屍,葬在墳墓裡。

    默想
    我常常問自己:為什麼黑落德不拒絕這樣荒唐的請求?他固然可以將王國的一半送給別人,但是卻不可以將人的生命隨意送給別人!然而,這就是古往今來很多領導的想法,人命踐如畜牲,而且任憑他們處置。我們看新聞和電視劇時,也會感慨人命已失去其價值:國家與國家開戰先進國家殘民自肥且製造經濟危機、社會鼓吹仇恨多於團結友愛、人人為求己益不惜殺害別人。盼望我們的時代也有「若翰」,敢於向這社會和領導宣講:不可輕視百姓的生命!
  • 常年期第五主日
  • 依58:7-10
    你要與飢餓的人分享你的食物,領無處容身的人到你家中,見到到赤身的人,給怹衣穿,不要轉身離開你自己的骨肉。這樣你的光芒四射如晨曦,你的傷痛將速癒合。你的公義在你面前走,上主的榮耀是你的後盾。你一呼求,上主必會回答;你呼喊時,祂一定會說:我在這裡。如果你把重軛,緊握的拳頭、和惡毒的語言從你們當中除去,如果你與飢餓的人分享你的食物,安慰受壓迫的人,那麼你的光芒將在黑暗中升起,你的夜晚將像正午。

    詠112上主富於仁愛、慈悲和公道,黑暗中必有光明向義人照顧。
    格前2:1-5
    兄弟姐妹們,從前我來到你們那裡宣講天主的奧祕,並沒有用高深的語論或智慧。因為在你們日間時,我已決定自己什麼也不要考慮,只要懂得耶穌基督和被釘十字架的事。在你們面前,我軟弱又恐懼,渾身顫抖;但我的說話和宣講,沒有用動聽和智慧的言論,而是憑聖神與大能來證實,為使你們的信德,不是靠人的智慧,而是憑天主的力量。
    瑪5:13-16
    那時,耶穌說:「你們是地上的鹽。如果鹽失了味道,怎能使它再鹹呢?」它不再有用,只好被丟到外面,任人踐踏。你們是世界的光。建在山頂上的城,是無法隱藏的。沒有人點亮了燈,把它放在斗底下;反而是放在燈臺上,照亮屋所有的人。同樣,你們的光必須照亮他人,讓人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而讚頌你們在天上的父。」

    默想
    有一家五口生活融洽,三個兒子都大學畢業,有好工作,且各自建立了家庭,鄰居很羨慕,常常說:「真有福氣!孩子們有本事!」那父親總是回答:「都是天主的恩賜!感謝主!」原來這一家之主都是天主。我們都是天主的兒女,如何活出這重要的身份,也會讓世人看到我們天父的慈愛、尊榮和能力。拉丁教父戴都良記載了第二世紀的異教徒親眼見證基督徒的彼此相愛。你覺得現代社會也能見證基督徒的愛德嗎?我們基督怎樣實踐了彼此相愛?
  • 常年期第五週
  • 列上10:1-10
    詠37義人的口傾吐智慧。
    谷7:14-23
    耶穌叫群眾過來,對他們說:「你們眾人都要聽我說,也要明白。沒有什麼由外進入人內的能使人不潔,而是從人內心出來的才使人不潔。有耳能聽的,聽吧!」
    耶穌離開群眾,回到屋裡,門徒問祂這句話的含義。祂說:「這樣連你們也不明白嗎?難道你們不知道:凡是由外進入內的,不能使他不潔?因為這些東西進不到他心裡去,只進入肚腸,最後排泄出去。」耶穌這樣說,指明了一切的食物都是潔淨的。
    祂又繼續說:「由內心出來的才會使人污穢不潔。因為惡念是從人內心出來的才會使人污穢不潔。因為惡念是從人內心產生的,邪淫、偷盜、凶殺、奸淫、貪財、惡毒、詭詐、放蕩、嫉妒、毀謗、驕傲和愚妄,這一切惡事都是從內心出來的,並且使人污穢不潔。」

    默想
    猶太教徒和伊斯蘭教徒石吃豬肉,認為豬是不潔的;天主教也有星期五不吃肉的慣例;也有其他宗教反對殺生而規定不吃肉和魚。每個宗教都有禁食或守齊傳統,為的是提升宗教生活。而耶穌看來不在乎這些,只在乎人的內心。這不論在當時還是現在,都是一種「革命」。很多人不能接受耶穌的話語,因為聽從宗教的規定更加容易。我們應該以福音訊息作為一切規定的根基,更何況只有耶穌的話能改變我們內心。為提升信仰和靈,你願意跟隨規誡,或是聽從耶穌呢?
  • 聖濟利祿(869年)聖默多狄(885年)
  • 列上11:29-32;12:19
    詠81我是上主、你的天主,要聽我的呼聲。
    谷7:31-37
    那時,耶穌又出發,從提洛經過漆冬,沿著加里肋亞海邊,來到土城區。這時,有人帶著一個又聾又啞的人來見耶穌,求耶穌給他覆手。耶穌帶他離開人群,用手指伸進這人的耳朵,又用口水抺他的舌頭。然後耶穌望天歎息,對他說:「厄法逹
    !」就是說:「開了吧!」
    那人的耳朵立刻開了,舌結也解了,開始清楚地說話。耶穌囑咐他們不要把這事對任何人說。但祂越叮囑,他們越到處宣揚。人們知道後都知道後不勝驚奇,說道:「祂所作的,都是好事!使聾子聽見,使啞巴說話!」

    默想
    耶穌帶那個聾啞人離開群眾,並治好了他。他從此能說自己的話,表逹自己的想法,也能聆聽別人的話。現代社會也有很多人為了某種利益而像那人一樣蒙蔽和聾啞,他們的腦子裡只有群眾的想法或上司的想法,也只顧隨這些想法,說群眾認同的意見或上司喜歡的話。這種人很需要耶穌的醫治,也只耶穌能幫助他們啟自己的想法,說自己的話,並開始聆聽天主和別人。我相信,耶穌切願向每個人說「厄法逹」,切願每個人能表逹自己,真正地活出自己。
  • 常年期第六週
  • 雅2:1-9
    詠33卑微人呼號,上主立即俯允。
    谷8:27-33
    那時,耶穌和門徒們動身,前往斐理伯的凱勒雅附近的村莊去。在路上,耶穌問自己的門徒說:「人們說我是誰?」他們回答說:「有人說祢是洗者若翰,有人說祢是厄里亞,或是先知中的一位。」
    耶穌又問他們:「那麼你們說,我是誰呢?」伯多祿回答:「祢是基督。」耶穌就警告他們不要把祂的事對任何人說。
    耶穌開始教導他們,人子要受很多苦,被長老、司祭長和經師們棄絕,且要被殺死,但第三天祂要復活。耶穌毫不隱諱地說了這些話,伯多祿就把祂拉到一旁,開始責備地。但是耶穌轉過身來,注視著自己的門徒,斥責伯多祿說:「撒旦,退到我後面去!因為你所想的不是天主的事,只是人事。」

    默想
    伯多祿的答案「祢是基督」非常正確,但他並不瞭解基督的使命。他認為「基督」的意思是「成功」。所以當耶穌預言受苦時,他不但不能接受,還諫責耶穌。
    很多人假裝認識天主,好像天主對他們來說並不深奧。然而,天主的奧祕遠過人的領悟能力。我們能稱呼「天主」並不代表懂天主。只有得到天主的啟示,我們才能真正認識祂。今日福音啟發我們,不要將無限的天主束縛在人類有限的思維中,要邀請祂親自啟示我們祂的奧祕,確信祂的智慧和愛,從而給予接納。
  • 聖女加大肋納.德雷(1955年)
  • 伯前1:3-9
    詠110上主永遠懷念自己的盟約。
    谷10:17-27
    那時,耶穌正要開始祂的旅程,有個人跑過來,跪在祂面前問說:「好老師!我該做什麼,才能得永生呢?」耶穌回答說:「你為什麼稱我是『好』?天主才是唯一的『好』,別的都不是。這些誡命你都知道: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何偷盜,不可作假見證,不可欺詐,要孝敬父母。」那人說:「老師,從小我就遵守了這一切誡命。」耶穌注視著他,就喜愛他,對他說:「你還缺少一件事。你去,把你擁有一切變賣,捐給窮人,你將會擁有天上的財富,然後來跟跟隨我!」那人一聽這話,面色都變了,憂愁地離去,因為來跟隨我!因為他有許多財產。耶穌環視左右,對門徒們說:「有錢人要進天主的國是多麼難呀!」門徒們聽了這話,都很吃驚。但耶穌再一次對他們說:「孩子們,要進入天主國是多麼難啊!一隻駱駝穿過針眼,也比有錢人進入天主的國更容易!」門徒更加驚訝,彼此說:「那麼,誰能得救呢?」耶穌凝視著他們說:「對人來說:「不可能;但對天主來說,一切都是可能的。」

    默想
    很多人的夢想是做有錢人,然而耶穌說得很清楚:駱駝穿過針眼要比有錢人進入天國容易,這句話不僅讓門徒吃驚,我們讀了也不敢相信。實際上,如果我們仔細斟酌,會發現耶穌這句話是說人對錢財的態度。聖保祿也說過:愛錢是萬惡的根源,有些人一貪財就離棄了信仰,猶如自刺心靈,飽嚐痛苦(弟前6:10)。金錢已成為社會上的神,但耶穌是我們的主,祂邀請我們跟隨,並背負十字架。如果真的希望進入天主的國,就必須細心反思自己對錢財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