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羿茗的山服 2012/12/31

一開始加入山服,其實只是為了抵服務學習的學分,並不是我對原住民文化存在熱愛,也沒有那種誓死捍衛山林的情操,但我確定的是:我已經喜歡上山上的人們、山林、空氣、甚至是前往部落的道路,因為每一段路都是熟悉的場景,都是我期待的畫面,當然當然最重要的是:我的山服夥伴們!

  加入時正值山服的原文週準備期,學長教我跳甚麼舞我就跟著跳,學完舞就看一群人排練著好笑的戲碼,就這樣糊里糊塗的突然有一天,山服之夜我竟然要上布古拉夫,而且還排在前面!?表演當天的早上我竟然早了一小時起床,在寢室背動作,哈!跟大家還不熟,怎麼好意思表演出錯呢!?

  下個活動團慶,應該是我和大家熟透,也是開始喜歡上山服社的重要里程碑吧!要感謝輸了那一次的猜拳,讓我變成搞笑劇的組長,大家為了讓劇可以完美演出而一起努力著,每次排練都笑到肚子痛,練完後兩組人馬一起衝宵夜等等,過程中偷偷建立了某種革命情感吧!永遠都會記得我們的末日之夜,當時深怕一睡世界就不見了,所以再怎麼樣,最後的時光也要留給我值得的朋友,這種單純的友情正是我留在山服的最大因素!

  整個大一下當然包括很多次的上山課輔,地點在那羅和竹林部落,山上的孩子是相處一次就忘不了的,有別於城市的小孩,他們很直接,想到甚麼就說甚麼,心情好壞也全寫在臉上;他們很活潑,可能遠遠看到你就衝過來給你一拳,然後又害羞又怕被你宰割的逃跑;他們很單純,儘管引起你注意的方法是揍你一拳,但那是他們喜歡你的表現;他們很正義,看到有人欺負自己喜歡的大姐姐,一定會挺身而出。

  還記得第一次上山,他們總是老師老師的叫我,我心想:我真的有資格當一個老師嗎?反過來想,小孩子才是我的老師呢!在他們身上有太多太多最初的東西,社會上形形色色的人們,多少都會戴上面具吧,在與人相處和為了在社會上生存等等原因,已經有多少真實被藏在面具底下?可能現在的我不適合講這種話,但這真的是我和山上孩子相處之後的體會,因為每次上山都有一種遠離城市喧囂的感覺,暫時放下身邊一切對我造成壓力的事情,給自己一個時間和空間,誠實的面對自己,好好的放鬆自己。所以不管以後到了哪裡,相信有這份山上孩子帶給我的想法,我可以隨時面對自己最真實的內心,傾聽自己。
  暑出,讓比麟變成我在山服別於那羅的第二個地盤。其實一開始和這一點的人沒有很熟,但是大家共同為了一個目標而努力的威力實在太大,在生活上互相幫忙、一起研究怎麼帶小孩子比較好、成為彼此可以信賴的存在、還有共同在這片山林創造專屬的回憶,一幕幕都讓我印象深刻。而所謂共同目標,當然是指小孩子們,一年就暑出有完整的時間陪伴他們,盡心盡力想要把準備的課程教給他們,有偏差的行為也試著去糾正,像為了搶禮物吵架打架等等。山上的孩子說頑皮絕對是無人能比,但是他們很擅長讓我們感動,每一次的離開到下次和他們見面,儘管中間相隔好幾個月,他們總是可以遠遠的就看見我們,並大叫我們的名字跑過來,怎麼辦?當然是接住並抱在懷裡!我想那是他們喜歡我們這些大哥大姊的表現,每張笑臉都是讓我想再去的原因。短短的一個禮拜,讓我喜歡上比麟,只因朝夕相處的夥伴和小孩子的笑容。

  山服這場戲伴著2011暑出的圓滿落幕,也要從大一這個章節跳到大二了,完全不一樣的劇情、不一樣的角色、不一樣的挑戰、不一樣的心境,唯一不變的是熱情!剛開始從學長姐手中接下這個社團,說不慌張是在撒謊,但是胡思亂想更是鐵定沒用的,還是一步一步腳踏實地最實在了吧。

  送舊是交接後的一個活動,很感謝學長姐一年來的帶領,但是不小整他們一下怎麼可以呢!?和侯正人研發的全新單元[全員逃走中],累死學長姐也累死我們自己哈哈,懲罰更是可怕到了極點,不過都是由我們自己試過才敢搬到台面上的。在最後的感性時間,有了學長姐的勉勵,和聽到03夥伴們講出自己的理想和決心,更堅定了我要好好努力的心意,做好燃燒一年熱情的準備!

  迎新,犧牲很多期中考當祭品召喚出來的感動。為了讓活動進行順利,總是在社窩開會開會再開會;為了營火晚會的完美演出,總是在綜一練習練習再練習;為了讓學弟妹體驗製作竹筒飯,夥伴們上山確認、上山砍竹子、鋸竹子,每一次上山至少都是半天的事情。和送舊的等級完全不一樣,但是是第一次把送舊紙上談兵的理想和目標,付諸實行,不敢說我們有多成功,因為進步的空間和未來的路是多麼大多麼漫長,但是我們盡力了,我們無愧於心,誰叫每一個學弟妹都可能是山服一直延續下去的希望呢!
  大二上整個學期,一直祕密在進行著寒出原夢營的籌劃,初衷是想讓山上的孩子開開眼界。為期一個禮拜左右的行程,讓我們用整個學期來籌劃一點也不為過,一切從零開始:包括找參觀地點、設計課程、招生等,安排整個禮拜的食衣住行,而我們只是20個左右的大學生,其中還包括安全與信任問題,山上的人家把孩子交給我們一個禮拜,無疑是對我們莫大的信任和支持,但是山上的小孩活蹦亂跳的個性,在都市裡也是不會有任何改變,管理他們需要很多耐心和體力,還有還有……,當時有好多好多難題和挑戰在等著我們呢!現在我很慶幸我有這些夥伴們,營期前營期間,大家各司其職,作為彼此可以信賴的依靠,不管是誰在哪一組發現甚麼問題,儘管有抱怨和不滿,還是會認真的討論,盡力的幫忙,最後把每一塊拼圖拼起來,就是一幅美麗的畫作!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場器組組員,但我在原夢營得到的感動有很多很多,來自小朋友?來自同伴們?來自學長姐?不,都不是,是來自山服才夠完整!是甚麼讓我們一天睡兩三個小時,還可以不賴床?是甚麼讓我們願意花這麼多時間?是甚麼好像曾經很辛苦,現在回想起來嘴角會不自覺上揚?好多的答案都是因為2012原夢營。

  大二下,我加入山服一年了,又來到原文週的季節,從去年上一支舞到今年擔任活動長,體驗截然不同。這時候,我才知道甚麼叫做燃燒和炸裂,要思考一週裡面要放甚麼活動、定案後要怎麼來達成預定計畫、練新的三支舞、教學弟妹跳舞、其他組的情況如何、當然還有學生的本分-課業,好多事情同時在腦海裡打轉,這是很棒的經驗,因為是第一次深刻的體會到在團體中擔任頭腦的困難,事有輕重緩急,人有千千萬萬種,到底怎麼做才最接近完美,老話一句:不敢說成功,但是我盡力且無愧於心了。謝謝學長姐把最後的舞蹈交給我們、謝謝總召黃莉的認真、謝謝其他組的爆肝(尤其阿緯和阿侃和湘淇)、謝謝學弟妹的配合、當然還有前來山服之夜的親友們,2012的原文週,不輕鬆但有你們很值得!

  暑出,繼原文週是活動長之後,人總是要更上一層樓的吧XD,以總召的身分參加這次的活動。贊助申請、盯緊各組和各隊長、還有自己點的事情等等,我發現人比事情還要棘手,大家都是朋友沒錯,但是怎麼處理得圓融很重要,而且每個組、每個點、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心態上有很奇妙的狀況,一陣子常常明明事情已經安排好了,心裡還是很不安,看了又看想了又想,所謂勞心者比勞力者還難嗎?也常常事情交代下去了,還是硬要參一咖,怕事情的發展太慢會是不夠好,到這裡才發現我好像有點是完美主義者,好像事情沒有順著自己的意都不行呢!但我知道這樣一定會忙死,自己是總召又一直把事情往身上攬,所以心境上要做調整,我想相信同伴是一個好的辦法,凡事用建議的方式就好,畢竟別人也是會作最好的決定,像比起各點隊長,我瞭解的程度還比隊長們少呢!所以尊重夥伴的決定是很重要的,籌劃暑出的過程中我能學到這一些些事情,應該也就足夠了吧。
  在營期間,我喜歡保持用輕鬆的方法來面對各種問題的態度,因為我覺得遇到問題慌張和生氣一定不是解答,放輕鬆一點會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麼難,因為在努力划到橋頭之後,就要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是我的話可能還要加上快樂划船吧!謝謝執秘姚偲文,總是提醒粗心大意的我一些小細節,攜手合作的暑出,因為有妳更加成功了!
  在比麟,一定要特別感謝羅牧師,可以說是我們比麟的爸爸,除了讓我們住他家之外,還因為我們怕蟲,就讓我們睡裡面,自己睡外面;怕打擾我們行程,故意去和朋友聊天;帶我們去玩水;煮山上特有的土菇湯,太多太多讓我們感動的地方,真的非常感謝羅牧師,我其實不知道可以為比麟或為比麟的孩子做些甚麼,但是我們會努力,當然也期許學弟妹表現得更好。又要再一次謝謝山服的大家,2012的暑出讓羿茗學到很多,也得到很多深刻的回憶! :)

  最後,來到訪問芽悟的這一天,有種找老師問成績的感覺,還好成績還不錯。平常課輔的部分,芽悟提到隊長們是盡心盡力的在付出,而且總是笑臉迎人,對於芽悟的要求也都有做到,對小孩子是堅柔並施,甚麼時候該用甚麼態度面對他們處理得宜,在歡樂中不失秩序,隊長們彼此之間合作也很完善。更提到山服對蔬果補給站即時的幫助,表示很感謝!我很不好意思,因為我們只是偶爾課輔完,幫忙點貨、搬菜而已,實在沒有芽悟口中這麼偉大,但是我想這也是那羅蔬果補給站會成功的原因了,因為對於山服這種微不足道的幫助,也如此心存感激著!

  講到那羅點暑出的部分,芽悟提到是親眼看到同學的認真、進步,一開始因為人員調動的關係,那羅點的隊長是相對對那羅比較不熟悉的,對此有點擔心,但是這位同學(周咏迪)特地在暑出前,到那羅住三天,為的只是更快認識那羅這個部落,營期間更是非常的虛心學習,組織團隊的能力、做事情的方法、負責任的態度,是一天比一天還要進步,芽悟感到非常開心。營期結束當天,芽悟說小朋友們都很不捨交大學生的離開,因為距離下一次見面,就是一兩個月後的開學課輔了,漸漸的大學生對小朋友來說已經是不可或缺的存在,除了課輔方面,陪伴小孩子的成長也是很重要的,可能以後小朋友就會想要和大哥哥大姐姐一樣,帶給別人溫暖和感動!不只小孩子,連芽悟也很捨不得,一屆一屆這樣來來去去,好像剛認識就要道別,下一次又會帶著一群新的同學來,儘管有這樣的感慨,那羅部落泰雅文苑還是永遠為交大的學生敞開大門!

  芽悟說有了山服的加入,部落增添了許多朝氣,但我覺得有了那羅的山服才是幸福。 :)
  沒有刻意安排,一切都是一個偶然的開始,但我想這樣的故事才最真、最值得被珍藏在回憶裡。常常對父母很抱歉,為了山服確實犧牲很多課業成績,但是我又倔強的認為:不只課業,社團的一切同樣是我的責任,不能隨便敷衍!而且書嘛,以後還有機會補回來;相對社團,是錯過就要等下輩子的!
  我覺得社團好比一個小型的企業,要在學校這個社會裡生存,做事情是必須要有方針的,所以要有一個團長(董事長)來鞏固大局,每個活動都要選出一個總召(企劃負責人)來統籌,而每個社員(員工)都是不可或缺的小螺絲等等。大學四年裡,在一個社團裡認真付出,可以說是一種出社會的實習吧,學習和別人相處、學習規畫一個活動、培養負責任的態度,當然對我來說還有一個最重要的點:交一群真心的摯友。
  其實在這篇裡,要說是我在山服的所有心得,根本遠遠不及冰山的一角,也還有好多好多沒有講到的事情:桃山、南寮等等,但是她們都會一直在我的記憶裡,也會時常被我拿出來複習。
  總之,「交大山服,給我幸福」:)

    全站熱搜

    nal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