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陳潔瑤導演 (電影:不一樣的月光)

在車上,阿更哼著歌曲,突然對前坐的我說:「每次唱這一首我都想到我爸爸。」
她提起,她父親每次工作完一邊喝著酒,一邊哼歌,唱著今天發生的事。
像是,我今天種了什麼,我給孩子買了什麼,但…父親的歌詞裡卻沒有哀怨過生活很苦。
阿更說,小時候她還以為爸媽去作農是很輕鬆快樂的事,
但跟妹妹去幫忙後才發現,烈日下的農務極辛苦。

其實,每次到部落,都是看到所謂「悲苦」的人事物,但我總是用輕鬆快樂的態度去面對我所遇到的。不管是失去雙腳,失智的老人,單親的孩子,犯憂鬱的族人等等,所有角色一次「呈現」….但這不是電影,這是「生活」

記憶又跳到禮拜日跟著去「凌空廊道」那天….摩度大哥在泰雅的戰場帶著外地客人做儀式,他敘述著歷史,與今非昔比的窘境。我望著對面山頭的陵線,據說還掛著日本人的頭顱。

「日本人,最怕北泰雅,永遠打不贏我們,但我們差點被滅族…因為打不過最後用毒氣逼死我們…等下要走的步道,是我們的古戰場,很多族人在這裡犧牲,所以我們在走之前。做個儀式,告訴我們的祖靈,我們來了。」摩杜說著。

看著這群來到部落的親子團體,他們專注地聽著摩度的解說,不單只是摩度是個會說故事的人,
他們應該真的是被這樣的民族,發生這樣的事情,聽得目瞪口呆…

我這個南澳泰雅,看著尖石泰雅敘述著自己的故事,我想著,其實我們是個很好相處的民族,
很樂天的民族,哪有那麼兇狠?但……………重點。不要踩到我們的「底限」,那是會出人命的。

泰雅最重要的是獵場,為了保護自己的獵場,我們可以不惜一切捍衛。
有人說,出草是種命運,我還在體會中。但,是底限問題。
「好勇擅戰」這個詞來形泰雅,我覺得沒那麼貼切。誰沒事,愛跟人打架?這不是人的本性,違背常理。「打架」一定是「有事」。我們已經失去「獵場」很久,也讓我們都快忘記什麼是泰雅人。
但我覺得不代表,我們要跟其他民族互相仇恨。

進入古道後,我走在一對父女的身後,爸爸牽著女兒的手,一邊要他小心走路,
一邊跟她分享剛剛的故事。她跟女兒解釋著,關於祖靈沒有得到安慰的事。我感受到愛…..
我慢慢覺得,「愛台灣原住民,其實就是愛台灣的表現。」
我不是拿這句話搞煽情,因為這是一個簡單明確的邏輯。
因為我們跟台灣這塊土地是不可分割的,因為土地是我們的「根」。
但…就是因為我們代表這塊土地,所以我們要更「自愛」。

我知道很多事很難,有時候生活真的很苦,我也還找不到答案,或可以做到什麼。
但多麼希望,我們的孩子可以懂得。
我知道,這邊的祖靈都在看,看我們的活動,看我們走進這個壯烈的古戰場。
很神的,我在不經意的瞬間,手機滑落時按下一張相片。鮮紅色的色塊,佔滿整個螢幕。
我雖然看不到你們,但我知道你們流了超多血,在這塊竹林裡。
我們雖然不能對話,但越接近老人,老人就會丟更多東西讓我們思考。

如果,真的,是真的想了解原住民,歡迎到部落來。
因為在我們的地盤,我們也只能說真話。
但我仍是主張和平,love eachother…因為大家都是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luo 的頭像
naluo

那羅部落泰雅文苑

nal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